82☆Satoko
LOG/條漫/文

最近[MHA]
 

《[MHA/轟出]七夕》

*抹布英雄及夥伴有(只存在對話

*只是想寫七夕值勤的轟出

x

   爆炸聲響起,揚起的塵土灑落的碎石,救援者及待救援的傷者放眼即是。「老天爺!英雄難道就沒資格過七夕嗎!」在現場支援的英雄忍不住吶喊了聲「得了吧!該問的是敵人就是這麼不解風情才是吧!」另一邊的夥伴喊聲回應了,因為這場突發事件而延遲約會焦急不已的某位交際危機 英雄。 

  「希望能快點平息這場混亂,範圍影響太大我們需要支援…!」「拜託快點平息,不然我回去要迎接女友開啟的另一場戰局。」聽起來很不妙「那就快把負責的單位搞定吧英雄!」救護人員及警方們的四處支援,處理各種情況。各式各樣的喊聲、爆炸聲也...

《[MHA/百萬環]化為日常》

糧太少自產



  百萬,你總是在我害怕失敗而放棄的那瞬間,給予了我能向前邁出的勇氣。 


  走在前方坦然聊著所有天花亂墜,課程中未曾停歇的失敗並未讓你的雙眼蒙上陰霾。聽著你深吸了口氣,大喊著「下次絕對會成功!」宏亮的誓言像是說給所有人聽,但我比誰都清楚,這是你對自己的諾言。見著你的背影,看著你那因為激昂或是夕陽染紅了的臉頰,而我只是在心中淡淡的回應著『會的。』 

  我知道你會成功。 

  一直。 

  放學回家的路途,說是默契或是無言的約定,「兒時玩伴」像是為了這習慣而套上的「因為所以」。相互配合著的步伐,兩人...

CWT46的認親小卡

是哒!
嬸神新刊有我的一份力!
請長谷部x不動的小夥伴多多支持!
再發一次只是來騙更新(欸

新刊詳細↓

http://tokiya0618.lofter.com/post/1e3f0fff_10ba060b

感謝邀稿!繼續趕下一張圖>_o

《[本宣+通販預購]煽動(長谷部X不動行光同人小說本)[擴散希望]》

幫宣!

這次有幫嬸神畫到插圖嘻嘻嘻♥

一羽吐子:

吐子的人生第一本同人已經順利送印了!!

以下是正式的資料:

(通販相關收最後面)


CWT46(Day1)

攤位:4樓特21 DCHOCO

[本子內容]
書名:煽動
性質:短篇小說本(R18)
配對:長谷部X不動行光
作者:一羽吐子
字數:五萬
頁數:188頁
大小:A5
價格:NT200


收錄內容+試閱:

(很多肉的吐子本丸)
煽動(R18)
燥動(R18)
主動(R18)
玩具(未發表)(R18)

(長谷部X極不動)(有不動極化後台詞掐他)
前夜
歸來 (一部份未發表)
手合 
歸來(續)(R18)(未發表) 
 ...

《【周葉】通話》

-舊文重修短篇


響起的鈴聲,那是榮耀迷難得會共同熟悉的曲子,國家隊出征宣傳時的主題曲。


 葉修從螢幕中移開了視線,撇向了鍵盤旁在震動的手機。那是屬於葉修的手機。那纖長勻稱的手拿起了手機,看著幾乎是專屬的來電顯示,帶著淺淺的微笑拿開了原先叼在嘴中的煙,接著手指優美的點下螢幕滑開了接聽鍵。


「喂,小周怎麼了?」

  

  雙方其實都不是擅長講電話的人,人盡皆知。

  

  一是周澤楷在面對面時已鮮少能與人正常的溝通,更何況用電話聊天,只能是慘烈的一方通行向山谷喊話。而葉修則是大半的人生都沒有帶手機的習慣,要打電話就借身邊人的來用,要玩小遊戲打發時間還是借...

我回來了。
這陣子努力看能不能把當初想的坑填了。
忘記Q帳好歹該在產些糧自足(淚流滿面

刀劍/rwby/動物好友

畫的東西真的很雜(閉眼

塗鴉+條漫,女裝有

舊→新

你是那麼的好。


放棄畫圖時是一瞬間的想法,放任下來後想再重新提起筆,這中間花的心力及掙扎,毫無頭緒的摸索及看不出長進的過程,一直都只是讓自己越來越沒自信。
畫圖只是喜歡而畫,希望能一直畫下去,希望能越畫越好。

勇利築巢中(渾蛋
今晚拚後續︿D︿

【惡夢】

夢中見到了無數死去的那個人

手中拿著的是埋葬用的器具

一直在死去的時間

親手埋葬的惡夢

淺意識的罪惡感讓人看見絕望的瞬間




願維勇夫夫每天都幸福快樂大爆發

+一張尤里奧塗鴉

http://minfish.lofter.com/post/2926ae_e7de523
起因一切是因為魚太太的神父維克多x惡魔勇利太讓人有興趣(?
聊著勇利的惡魔設定後就忍不住也腦洞起來...

神父惡魔趴囉說不定會繼續更新!(欸

都是塗鴉但就拿來更新一下o<<

今年努力復活

維勇12話有捏感想

※藥研燒失說有

[周葉]被閃光燈攻擊的葉修
可以讓我無限腦補(^ω^)
*潦草注意
*OOC注意
*用手機發圖不知能不能成功><

 

蟲爹描述記者們內心戲時看的大笑→

 

『尤其是對第一席的葉修,媽的這么多年都沒照到過,今天可得照個夠本。

 

  葉修被晃得眼都快睜不開了。』

 


 

重開全職一直鼻酸看得我心好糾結,但總是會對某些沒注意過的細節更有體會嗚嗚⋯⋯(走錯方向

※遲到的周葉情人節短篇
※人物崩壞有

※不好笑別找我嗚嗚嗚



努力的方向錯啦!
到底什麼是普通的約會服啦w
周葉本加油😢⋯⋯
好怕自爛⋯⋯要振作TT

**性轉注意**


葉修乳量是個人喜好...身上脂肪都移去胸前了.........................

發現我真的念念不忘性轉設定...一回神就發現我已經畫下去了(乾

求輕拍O<<

《[周葉]片斷》

感謝恥恥提供不老歌邀請碼<o>


靈感可以不要斷斷續續分批來嗎D-:






*看不太出來但是ABO
*初燉肉練習
*OOC注意

周澤楷矇了,他沒想到葉修來了這麼個大招。

低沈的嘶吼一聲,張嘴啃上了還在微微顫抖的身體,清紫的紅痕又增添了許多印子。
不斷被頂弄得下身磨蹭的讓葉修回了不少神智,實在想不到自己的三言兩語能將周澤楷撩撥到這地步。

寂寞哭了
就算流淚也無人停留

正在畫的周葉因為是葉修主動⋯邊畫邊害怕會被誤會成葉周⋯⋯千百個害怕⋯⋯⋯⋯⋯⋯⋯

《[周葉30分題目]的段子》

噩夢:「我的噩夢,是你不在我身邊。」



秀恩愛:「若非小周固執,我左手上的戒指哪有他放的位置?」


遲到:「唉遲啦...!我原先想第一個祝你生日快樂的,都怪伍晨剛挖我去搶BOSS」「前輩不管何時說都不遲。」

酒:「小周啊?昨晚到底是怎啦?為何把自己用得臉紅脖子粗還不理我呢!」「是喝醉...沒生氣...。」



唉來不及用畫的只好把腦內想到的梗紀錄一下
反著看這順序就變成BE了(別提

開始動筆後完全忘記60分限制.........所以就這樣吧....草稿什麼的(抹臉).............
周葉兩人的秘密快說給我聽!!!!!!!!!!

復健中亂塗鴉....雖然原本就沒什麼手感可言T.T

《【周葉】chocolate love 0.5[ABO]》

*周葉

*ABO私設

*標記事後日常沒有肉(幹

*恥力突破的話寫滾床(很難...

看著周葉群的大家得到了許多正能量努力產點糧雖然沒頭沒尾嗚T_T

-----------------------------------------------------------------------

  周澤楷在難得悠閒的清晨之中甦醒,將還迷濛的自己給蹭近了懷中的人,無意識的討好、又或是撒嬌似的吸取著對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信息素而提起了點精神。

  啊,前輩的身上摻揉進了我的信息素。

  葉修染上了我的味道。

  正在讓自己開機的周澤楷閉著眼輕嗅著專屬於他的Omega所飄散而出的信息素。揉和著屬於自己的涼爽及葉修香甜的兩...

《[周葉]日常片段2》

私設有

同居設定

  


「前輩⋯該去睡覺了。」剛沐浴完,周澤楷的身上還有著未擦乾的水珠,滾落滑下那優美精壯的身軀。水氣蒸騰著熱度,青年的臉頰因此紅撲撲的。葉修的視線卻未從螢幕中移過半刻,對著螢幕對面呼來喚去。周澤楷也不覺惱,只是眼神黏的緊,往前輩身旁蹭了過去,並將臉頰窩進葉修的頸脖間像是在撒嬌著。


「欸欸,小周,正人君子。哥在忙榮耀呢,豈可來搗亂。一會再睡,讓我先指揮完這場先。」葉修今天聽著伍晨的請求,帶著興欣公會的成員們撿起許久未拾的荒,被拾的人各個心慌。


周澤楷聽著對方叫自己要做個品德兼備的正人君子,而自己卻在做讓人心堵的拾荒,挑了挑眉。...

《[刀劍]金平糖[左文字]》

-日常隨筆


「小夜,小夜。過來一下好嗎?」宗三左文字向么弟招了招手,那病態的白皙及細瘦的身軀,聞聲而回首的小夜左文字不禁想著『這個人還記得戰場的樣子嗎?…不,或許連戰鬥本身都遺忘了。』但自己呢…只為了復仇而染上血腥,比起兄長束之高閣所代表的權貴,自己就只是個陷入於漩渦之中又無法逃脫的低俗之物。


「嗯。」應諾後瘦小卻尖銳的少年走向了自己的兄長,眼神不住的一直打量著對方,貓眼般的雙眼猶疑著。眼前的男人是陌生卻又相似的手足。


「……。」小夜默默的看著因跪坐而比自己視線稍稍往下的宗三,而宗三也只是瞇起眼勾起微笑回望著,接著將手伸進了袖中「這是我向我們現在所服侍...

《[全職]THE EVIL WITHIN》

*同名遊戲趴囉,稍微更改些細節所以重發<(__)>

*葉修設定是警探

*血腥要素有

*都能接受在往下點閱謝謝!


-
-

  葉修在難以忍受的刺痛中轉醒,睜開雙眼,只見著整片視覺中充斥著無止盡的腥紅。那是由正在流淌及已乾涸凝稠的血液所交雜混合、參雜著穢物和四散殘缺的屍塊充斥在身處的環境中,這是一片殘忍的景象。

  ──這是在夢中嗎?葉修此時心中唯一的疑惑。但頭痛欲裂的感受,讓他幾乎不能好好地思考著,只能夠憑著這鮮明的痛覺來相信,眼前的一切真的是身處的現實之中。

  從地上緩慢地爬起,觀察著周遭所擁有的現狀,發現了不遠處傳來了詭異的低吟聲…如野獸般的叫...

《[包葉]短打練習》

*雖然是包葉但包子沒出現

*OOC注意

*很短



「老葉你快管管包子,說話不只沒大沒小內容還丟三落四的,這也太讓人捉急啊。」
「我管?我從沒管動他過也不特想管,包子就是要奔放點好。」

「在奔放下去我大興欣智囊團的體力都會給賠了下去。操、沒事突然說想叫老子一起出去說是巡邏地盤,硬是拉出去轉了要半個城市。不打的士就算了,竟然還不做公交車!唉呦我老骨頭啊...腿都快斷了!」魏琛扶著腰又搓揉著腿慘澹的說道,葉修在旁叼著菸疑惑著看著心很髒的兩老們。


  「就是!回來大喊一聲『包子回來了!!!』擾人午睡就算了。還順便在我這尊貴的前輩身上打滾了一圈說要感受一下回家的氛圍...

遲到的only+萬聖節感想(?)
少天,sit...不、還是go away好了.(靠

忘記自己其實是繪手
還有圖可以發
┴─┴︵╰(‵□′╰

但都年代物啦最近產量太少嗚嗚嗚嗚

《【黃葉】睡覺》

對話抓個感覺
OOC注意

「葉修葉修葉修,你怎麼還不去睡我累了想睡覺想去梳洗速速躺床快來陪我快點快點快點快點。」

「搶完BOSS後就準備收手去睡了,乖,別煩。」

「還搶還搶,那怎麼都不跟我PK呢?約了你這麼久,你就沒好好跟我打過一場。小心我就從背後偷襲你,看劍看劍看劍看劍看劍看劍看劍!!!」身子晃去了葉修的身後,葉修帶著耳機正忙著,就感受到背後傳來的重量,雖不會大力,但確被紮實的給還進了那熟悉的臂膀裡。

「唉呦你這小人,妨礙哥搶BOSS還好意思當什麼職業選手嗎?馮主席見狀不哭的拿出手帕才怪。」


「靠靠靠靠靠馮主席才不管這麼多關他老人家啥事,你都不理我了我幹嘛聽你說什麼.快點解決完陪我睡覺要不...

《近況》

原本想說這邊就當個停擺的倉庫

沒事追追lo

沒想到趁著全職完結時補補進度

結果一腳入了全職坑

....恩,踩著坑了


───好深,救命!


謝謝虫爹感謝感激。


最近一直刷文醞釀一番等哪天有腦洞時還請擔待

就算完結了還是能萌葉神十年,我有自信。(欸


目前喜歡葉神受,葉神被壓萌萌哒(欸
但還在啟蒙中慢慢消化消化←

《[CJ]一同入睡》

  「西薩醬~~我想睡覺了你好了沒啦~~~~!!」在沙發上近乎是嵌進去的龐大身軀正在暴動著,揮舞著的雙手及晃動的雙腳讓原本躺在肚子上的抱枕滾落下來。

「你這笨蛋!小心點,敢拆了我的沙發我就要你負責!」受到些微波及而將身軀向前傾離開了剛剛還用來靠著使用的沙發,稍微移動下桌子將正在豁出性命戰鬥的專題論文──筆記型電腦給遠離那巨大的小屁孩,雖然那段距離跟示意沒兩樣。

「你想睡覺的話自己一個人先去睡,我把東西用完後才會去睡。」視線依舊沒有從螢幕中離開,向身後的人說完話後又繼續埋首於鍵盤之中。

「可惡!你這沒心肝的惡魔!!!」伸出一腳果斷的往背上踢過去造成了完美的作業妨礙。

「欸!等…等等我正在...

《[DJ]進食》

*G描述有


黑色的血液凝固濃稠

這獨一無二的肉塊,成為了他唯一的佳餚。


他決定從骨隨開始啃食,緩慢地進食,

接著是大聲作響的咬碎骨肉, 啜飲瓊漿

這是只有他知曉的美味。

恨不得全世界都見證著他侵蝕的這一刻!

驚世駭俗或倫理標準這堆狗屁不通的東西已經與他完全脫離,


這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


此時的他完全的奪取了喬納森‧喬斯達的一切,

他的靈魂此刻應該也已被他吞入腹中

而那副軀體無疑也完全的被占為已有,

已經沒有任何能更貼合彼此的事了,

就在此時此刻,這為迪奧‧布蘭多的棺木中。

迪奧死了,在那槍擊下...

OP 「STAND PROUD」 av1057747

忍不住放過了memo一下,太正點了

從看完生肉後就不曾關過視窗瘋狂looooooop

一部是熱血二部是風情三部就是跨時代........

我要活著把JOJO八部動畫追完啊(人生無大志

《[DJ]夢境》

*女體及些微R有


白晝直到黑夜降臨之前,意識變得不在清晰的片段中,

不斷的不斷的重複地在同一個夢中,

場景不停的交錯但卻重複不斷著相同的情節。


交纏在一起的女人,

汗濕的身軀在身上搖晃著,

輕喘不斷的氣息,噴灑在肩頸,

身上傳過來的熱度炙熱卻感到溫暖,

細碎卻不停地喚著

「迪奧…迪奧…」

一次又一次的。

彷彿侵蝕進耳髓之中

那令人刺耳的名字原以為這世上再也不會有人提起。


啊啊。這個人是…

不,他不是

不該是

如今臣服於我身下的人…。


像是要做確認般,

將手伸向了對方的臉頰,撥起了散落的髮。...


《4/4紳士生日賀文》

真是平靜,他想著。

閉上雙眼嘗試回想起過往的種種,

令人快樂的記憶經由他的努力而漸漸的重現出。

像是那每年的生日,父親所給予他的,       

是喧囂歡騰不斷讓人充滿期待的盛宴。


輕輕的笑著感謝著父親的用心,

自己不擅長的宴客款待也因每年的慶祝而越發的熟練起來,氣度也被磨練的越來越像是個紳士。

這是父親給予他的生日禮物。


也是家人所給予他最熱烈的祝褔。


也想起與迪奧一起共度過的時日,已經比自己獨自一人的時間還要多上了許多。

他那聰穎幹練的兄弟,不合與衝突就...

《[喬魯福]》

水珠,在空氣中被光線折射後落下

燥熱的氣溫下黏膩的髮絲沾在臉頰上讓人心煩

將放在書本上的手抬向惱人的幾絲細髮捎入耳後


「真是讓人難熬的酷熱啊」身後響起了來人熟悉的聲音,

但在聽完話語後正想有所反應時,卻被瞬間的異樣觸感而做出毫無防備的反應「恩呀…!?」雖然小聲但卻無法忍受的驚呼脫口喊出。


轉頭看去是那本該讓人敬愛的首領,同樣與自己一樣染滿汗水雖讓人不捨,可現在要追究的是對方剛在自己身後所做的事。

「BOSS。你剛剛在做什麼。」冷漠的問話卻藏不住剛剛的動搖,就算是再好的聰明才智也無法用來平復被動搖的心智。

所以聰穎的幹部在紅著的臉頰怒瞪,手忍不住遮上...

《[架空][DJ]I have sinned.》

「神啊,您能夠傾聽我的乞願嗎?」

「…能夠哀憫罪惡的我嗎?」

於此,在神壇前跪曲的龐大身軀,被月光撒進著壇前的餘光照耀著,壟罩出的陰影深刻的被刻畫在這寂靜神聖的空間中。

突兀。

不諧和。

異類。

這不是此處該存在的事物,但卻於此在乞求著神的眷憐。

不知羞恥。


「若能擺脫這一切束縛,我願意完成任何的請求,只求您使役我。」微微的,身影搖晃著,似是哭泣般顫抖的訴說。

「神啊,求求你。」抬起了頭,那原來是龐大異形的角,血紅的雙眼透露出了希冀與絕望,最深處的瘋狂彷彿更加明顯了些。

「這身分,這存在,不需要啊…繼續在這腐敗沉淪的血海中飄盪墮落的話,我將不在會是我了。」眼...

《[七部][GJ]朋友以上》

「嘿,喬尼!!跟你說,這是我剛才想到的!」轉頭過來時長髮飄揚起完美的弧度。


聽見青年呼喊著自己,移動視線的喬尼最先看到的是GO!GO! ZEPPELI閃爍著。

「就在剛才發現到了,你!喬尼‧喬斯達是我第一個朋友與夥伴!」青年說完後繼續手上的動作雀躍著梳理兩人的愛馬,把剛說的話當成是個偉大的發現而開心哼唱起了不成調的小曲子。


「喔。」單音響起。

被提到的19歲少年對於這突然的發表,比起錯愕驚訝等情緒,更多的是…無言。

雖然他知道這對自己的夥伴來說相當失禮。

『先生,你這些年來是否有學會建立起正常的人際關係的。』喬尼扶額想了一下卻將這話收回了。

唉,我自己也說不上是擁有純正的...

《[架空][DJ]》

飢荒掠奪及破壞。

燃燒的火炎,流淌的鮮血。

這一切顯得恐怖又駭人。

但因過度的飢餓及體力的透支下,男孩唯一保有的意識即將消失。

已經連掙扎都做不到了,就在雙眼快要失去焦距的前刻。

他看到了。

龐大漆黑的身軀,以及與這片火海以及四處噴濺的血液般一樣的火紅。那是雙血紅色的雙眼。

「孩子。」那東西發出了聲音,男孩孱弱的無力害怕,只能直勾像眼前的東西看去。

「孩子」覆上了額頭安慰著男孩,溫柔的嗓音低沉的訴說著,帶著耐心與男孩說道「你就要死去了。」

這對個孩子來說是個無法理解的問題。

但是男孩可以感受的到自己身上發生了事情。

正在崩壞的屋瓦、哭喊求救的人們,一具具不再動作的軀體。...

《[五部][阿帕布加]補眠時間》

短篇

「布加拉提,你這陣子有好好休息過嗎?」
看向那微微浮現在眼眶下的黑眼圈,正在旁邊處理著雜事的福葛擔心的問了聲。

「恩。」布加拉提淡淡的回覆。
「...看這樣子,你沒有吧。」福葛冷靜的就算不用運用到他超凡的才智,也能準確的分析出布加拉提那單調的回應。

「...最近波爾波那裏有點事情需要我去處理。」簡短的回答自己沒有好好休息的理由,布加拉提繼續閱讀起了手上的書類。

「唉...在我看來這是你不願意休息的藉口而已。」
再這樣下去應該過沒多久又會看到他把自己給搞垮了吧,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福葛在心裡擔憂的盤算起該如何讓布加拉提進補些帶有營養的食物,從他處照顧起對方的身子。

「我知道自己的底線,不用擔心,福葛。」...

《JOJO[七部]喬尼》

從昏迷中睜開雙眼的時刻開始,他便明瞭到了。

自己失去了所有的東西。

尊嚴、名譽、家人、馬術、朋友...還有原本的生活。


要說還什麼剩下來的,

或許就只有喬尼‧喬斯達,這個名字以及這個半身不遂的身體了。


人只有到真正失去一切的時候,才能理解到自己曾經所執著的到底是多麼膚淺的東西。

也或許他從沒有真正擁有過些什麼,一切都是虛幻的假象吧…,他自嘲的想到。

淚水漸漸的聚集在眼眶之中,打轉著。


空虛,孤獨。

聲嘶力竭地想要反駁自己的孤寂,

但不管怎麼樣喊著,

也沒有任何溫暖的雙手落在他的肩上安慰他,

如過去的尼可拉斯般,包容著他。...

《[一部][DJ]命運》

「迪奧,你相信命運嗎?」

「我相信的是自己的能力。」
「呵呵,也是呢。畢竟迪奧很聰明嘛。」


「……你問這做什麼…?」
金髮的少年反問回在他身邊的義兄,雖然他自認不管任何事自己都比那在青春期中愈發徒長身高跟肌肉的蠢才更像兄長一點。


這無用的問題讓人摸不著頭緒,也讓人感到煩燥。


身為名義上兄長的少年,璀璨的碧綠眼眸對上了迪奧的雙眼。

「因為我漸漸的感受到命運的牽引,自從遇到了迪奧你之後,這個想法越來越強烈。」哼,是想抱怨我迪奧來後的生活吧,儘管詛咒你接下來悲慘的人生吧。--將被命運左右的人偶;喬那森‧喬斯達。

「哼,你認為我們倆個是因為命運的安排才會再一起的嗎?」意思意思的當作...

《JOJO[三部]NO REGRET》

※承花無差別

※三部捏有

※花京院最後的獨白




承太郎,這個旅途雖然稱不上是輕鬆愉快,但是我的確過得很快樂,

感覺之前短暫的人生比現在都來的更像是夢一般不真實。

但或許對你來說,今晚夥伴們的離去對你來說是更加的不真實吧。

能成為你的夥伴、能夠成為你的助力,我已經…很幸運了。

唯一的遺憾就是接下來的日子裡不能在你身邊扶持你了,

雖然有點狂妄,但是自從被你拯救後決意與你一起赴往埃及時,我可是已在心中自許未來的時日能以你的友人身分伴在你身邊,適時的在你遇上困難時幫你一把的。

但沒想到,如此的短暫啊...不管是我重回戰線的時間亦或...

© 82☆Satoko/Powered by LOFTER